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312955170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作半瓶狂,蒙然问底强。而今霜上鬓,剩是意惶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【原创】 霜叶飞·悼父登仙  

2012-09-25 08:23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七月将望,父亲登仙。一身之愤恨,一生之凄凉。早年,信仰虚奉,土改争先,险些被毙(同辈大部分牺牲了),偷生何其惶惶。55届交大毕业,上海纺织学院执教,团委书记,党委委员,年纪轻轻,何等之风光。命运弄人,好景不长。三反五反,一刀切下,乘槎浮游,江湖流荡。从此,人生滑铁卢,一路悲怆。想那独夫当政之年代,刘、彭、邓等诸位大公尚且不能免,而况父辈这样的小小红色人家!好在邓公起陆,拨乱反正,一平旧案。也算小舒郁气,晚年有享。生前,父亲常提,纺织学院老华(黄)院长,夫妇二人之照顾和栽培,心怀感恩。

      自打去年,发现得了肝癌晚期,日日长怕,时时担心之事,终是来了!母亲一声惊唤,寒夜梦断------父亲,走了。急急捶胸,不见微动;声声悲唤,不闻回响。布奠倾觞,白马哀吟,哭望天涯,又如何得尽其哀。空白凝云,草蛩禁息。冷屋凄凄,悲风一片。

      古语:“死生亦大矣”,事不切身,不知其言之悲也。“生,尽之以礼。死,事之以礼,祭之以礼。可以谓孝矣”。是之乎?扪心自问,可无愧乎?无憾乎?打小至今,人生诸多观点与父亲少相谋合,争吵亦家常便饭。记得最后一次,我道“你,一生连自己都对不起啊.......。”父亲茫然道:“......我也没乱花钱啊.......。”我更茫然。此是何意?言辞如此之无奈、如此之哀凉也!古言:“知子莫若父。”是乎?非也。即使现在,倘若父亲泉下有知,能否明白,柴门之家,但求一安字而已。如果,平时饮食留意,良言多听,何至于今日。画堂空寂,廊下回风凄切。向日庭院载花,棋子叮当,只待梦里时见时闻。

       本来,作过胃癌切除,变味有霉之食品,仍不肯轻弃。平日贪凉,感冒屡屡。就这样,眼睁睁看着一日日瘦下,病情一天天加重,谁复能救得一命!生将死别,此中煎熬滋味,谁人得知!每次给父亲搓澡,忍对上下皮包骨头,怎不烦痛闹心?美食无味,夜半难眠,长吁短叹,徒有宁戚之怀!之后,大小便亦常失禁,衣裤、床铺自是污秽不堪,厌恶之心,亦人之常情。然而,想起仲尼言孝“至于犬马皆能养,不敬,何以别乎。”心底顿时肃然。更令我心宽慰的、是儿子似乎也明此理。病榻前间有伺候,但无厌恶之情!以致父亲火化后,爷孙梦中相遇,稚儿惊道:“咦,爷爷,你不是死了、烧成骨灰了吗?......”父亲道:“.......不放心,回来看看你........”原来,魂梦相逢,鬼神也是有情,孝其不是人间至道!

        常常,看到邻里诸人,生前不知尽力,心存别想。死后也是泪涕涟涟,呼声恸天,唯恐人不知其哀也,我见犹怜。比之,我当无悔矣,又何来悲哉。想庄缶可击,略哀去矣!

 

    望天昏昧。哀云卷、沉沉河汉星坠。

九州烟雨织凄凉,又菉风侵桂。

恨不尽,长安道里。虚诳多少无知泪。

往事不堪悲,但见得、门前碧柳,已自憔悴。

 

夜起古庙疏钟,星河回响,画堂愁听心碎。

欲敲庄缶信茫然,把酒三杯睡。

总还是、心明不寐。追思往昔难无愧。

幸闻得、他乡里,软语芬芳,沁人心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年09月05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