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312955170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幼能吟,后天不曾丢掉。诗词内外,乱七八糟读了一大套。儒墨法道,不知是谁家好?清真、柳七、花间,各有高妙。不为学习,只因兴致所好。长恐老矣,不得好词好句、频添苦恼............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【原创】王昌龄《万岁楼》赏析  

2015-04-22 12:27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江上巍巍万岁楼,不知经历几千秋。

年年喜见山长在,日日悲看水独流。

猿狖何曾离暮岭,鸬鹚空自泛寒洲。
谁堪登望云烟里,向晚茫茫发旅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王昌龄,世称“王龙标”,有“诗家天子王江宁”之誉,以绝句著称,这是他的一首很值得琢磨的律诗。通过羁旅之苦,抒发了久郁心底的愁怀。不管是从诗词技巧,还是从作者的内心深处去探讨,总会使人体会颇多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金圣叹评道:是名“万岁”,分之只是“千秋”,再分之只是“年年”,再分之只是“日日”。名为万岁,分分竟空空如是:山在而喜,水流成悲。圣叹一语道破,虽言辞含糊,而词意甚明:说是万岁,千秋者几何?史河冲刷,但看:江山依旧好,日日水流悲。或有夫子之叹:逝者如斯夫!亦或有愚者会说“喜见”与“悲看”有合掌之误,又何伤哉。诗家之妙,意境之高远,岂是庸者所能为、能知!明唐顺之评沈约:自有诗以来,其较声律、雕句文,用心最苦而立说严者,无如沈约,苦却一生精力,使人读其诗,只见其捆缚龌龊,满卷累牍,竟不曾道出一两句好话.......。虽 然,骂得有点夸张,但对那些津津乐道于格律小巧者来说,或可有醍醐灌顶之效,也未可知......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然而,最教人费思的,当是颈联“猿狖何曾离暮岭,鸬鹚空自泛寒洲”。圣叹先生言甚隐讳,说道:猿狖巧,巧既无所施其巧;鸬鹚专,专又无所用其专。猿狖巧,何意?孔子说:巧言令色,鲜矣仁。此等者,小人也!有“猿狖筑穴而坏山”之喻:暮景昏昏,小人犹在营营,几曾离开?小人巧,得尽其处,各有高妙。文王资费仲游纣王之侧,巧言媚辞以乱商,终有大周800之天下,可谓小人巧得其使;郭开不能保赵,却可以杀贤毁国.......小人之巧,非大贤大智而不能尽其用!鸬鹚专,何谓?有贤人在下,不得其用;人主在上,高而无辅之喻。岂是诗人不得其用,故作杞人忧天、无病呻吟之语呀,却也是曲尽现状。“暮岭”如唐,更是暗语成谶。可见得,作者清醒地看到了当时繁华盛极之背后,隐藏着的危机,而深深的担忧之情:一怀拳拳报国无门之无奈。公元755年,发生了著名的安史之乱。第二年,诗人避乱江淮而被杀。从此昔时的盛唐,犹如西山之落日,一去不返.......倘若似王江宁忧国忧民之流,能为国家所用,杨国忠、李林甫之辈又怎能祸国,安史之乱将不知何为.......

        诗家高深,难寻其踪。 金圣叹,一代大评家,每每论诗,又讳莫如深,似有无穷未尽之意。如此谨小慎微,却终因醉谈《青青河边草》而被杀。豫兮犹兮,瑟兮僴兮。大评家如此,尚且不能明哲保身,可见得当时文字狱之厉。何况于历代诗家文人,其文能不隐讳其意?犹恐触及当朝,祸累一门老少;且也,文之义当是“微而显,志而讳”,古之然也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